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蕃茄的漏斗胸開刀日記(下)

 

 

既然知道可以開刀,接下的動作就簡單了。現在的首要就是把自己吃胖點,還有收集手術相關的資訊。關於後者,朱醫師的部落格中各位前輩、病友、醫療人員等都有精彩的心血分享,我也趁機整理一份比較簡易的綜合版本。在這段期間,老媽也一直吵著叫我去找朱醫師和開過刀的病友電話,因為她實在是不放心想要親自詢問,還好部落格上有許多熱心的義工資料,真的感謝朱醫師、阿牛、伯漢的幫助,替我省了不少應付老媽的口水。此外,老媽還特地選黃曆吉日來決定開刀日期,而我們也選擇在比較近的為恭醫院開刀。

 

圖片來自漏斗胸/凹胸之友會

 

 

準備日(4/13)

 

這天一早我們就大包小包的來到頭份,老實說現在頭份真變熱鬧了,與竹南連結連帶著工業區的發展已經變成一座有模有樣的市鎮。醫院附近吃喝拉撒睡的應有盡有,十分便利。不過車子就真的不好停了,醫院一個禮拜的停車費真的貴到嚇人,人生地不不熟的我們也不知道該去哪?因此老媽在旁邊找了家私人停車場,硬是討價還價到一天250元。解決停車問題之後,進了醫院我們就直接去找朱醫師,而除了又是一連串的檢查外,我們也就直接辦理入院手續了。

 

基本上開刀這幾天真的如大家分享說的非常無聊,雖然可以趁機熟悉一下環境,但醫院也不是啥好逛的地方,檢查做完後還是得在病房裡發呆。雖然帶了筆電和閒書,但看了幾部電影還是很無趣,深刻體驗到這鬼地方真的是修身養性來著。頂多是親切的護士姊姊來叮寧開刀前記得到藥局買免縫膠帶,還有晚上12點以前不可進食等瑣碎事項。還是沒事作的我最後只好睡覺,睡醒後不久,朱醫師與麻醉師等人就上來了,大概是向父母說明隔天9點的手術重點與研究一下鋼板的放入位置等等。

 

第一天(4/14)(二)

 

8點半多護理師就來了,我換上手術衣、吞了些藥丸我就被推到手術室了。手術室的溫度真的很低,讓我想到之前去玩的三軍總醫院大體室。朱醫師和麻醉師等一直跟我哈啦想減低我的緊張感,雖然我比較有興趣的是這些稀奇古怪的器材有啥用,說緊張其實也還好。但老實說那時滿腦子一直在想些蠢事,因為我很怕我體重其實沒有量只是隨便說說,如果麻醉師劑量用錯我中途醒來亂動就糗大了!!還有我也很怕自己會不會開刀到痛到哭爹喊娘啊!都幾歲的人了這臉可丟大了啊!好在胡思亂想真的是胡思亂想,麻醉師的技術果然很好,我戴上氧氣罩後很快的就睡著了。

 

在手術房醒來後手術已經結束了,身上多了個點滴、PCA和尿管,胸部被強力繃帶綁住。當然,毫無意外的強烈痛感也如預期般的襲來,伴隨著疼痛的是一種閉塞似的悶感。雖然意識算是清楚,但卻是滿腦子的嗡嗡響,有種痛到頭昏的感覺。我當然是直覺的狂按手上的PCA,但嗶嗶嗶結束後,身上的痛感卻沒減少多少。之後直接被推上電梯進入病房了,記得進電梯時床還抵到門板踉蹌了一下,我也哀了一聲。之後到了病房被護理人員推回病床後,我也就強迫自己在痛覺中努力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朱醫師上來探望我,問我感覺如何?我發現我還真的蹦不出幾個字,因為一出聲就很痛,只能一邊傻笑一邊回答他「很痛」「勉強」之類的簡單字句。朱醫師說手術非常成功,大概花了2個小時,但因為我的範圍實在太廣泛,最後還是放了兩根鋼板。不過他覺得我復原狀況似乎還不錯,竟然還能笑和說一些簡單的話。之後朱醫師與父母討論了復原的一些事宜後,我也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再次醒來後已經是晚上了,當然還是很痛,又痛又難睡,真的很想要幾顆安眠藥來吞,看來第一天真的是最難熬的一天,老媽也一直用棉花棒沾水來擦我的嘴唇。另外,護士姊姊有來叮嚀了要記得注意點滴和尿壺,還說這段期間飲食基本上並沒有禁忌,但還是以清淡的為主。另外也因為有點滴的關係,剛開完刀幾天應該不會有什麼食慾,大小便慾也會下降。也因為如此,晚上我也真的就沒吃什麼東西,除了不能動外就只能發呆,偶爾按幾下PCA,再來除了睡覺就是睡覺了,第一天也就這樣努力硬撐過去了。

 

第二天(4/15)(三)

 

睡一覺起來疼痛緩了不少,已經沒比昨天下午剛開完那樣疼痛了。早上喝了些蛋白麥片,護理人員不久就來了,這次就如同大家說的一樣是來照胸部X光的。我也就趁機按了幾次PCA。不過說真的到底是不是PCA的作用我真的不確定?因為感覺沒什麼用,護理人員把光板移到我背部搬動我時,都還是我能忍受的痛。之後被推回病床後,我也又糊里糊塗的睡著了。

 

醒來後不久,朱醫師又來探望我了,他簡單說一下我的復原狀況,還問我是不是很無聊?建議我可以試試數天花板上的小洞,或者為他們取取名字打發時間。跟朱醫師簡單哈啦幾句後,他也跟父母寒暄一下漏斗胸的案例。

 

因為不能動沒法起身真的是很不舒服,好再有電動病床可以上下調節。也不知道這樣會不會造成鋼板移位,這天我試著身體的上下扭動,一是用背的力量把胸部抬高,一是用上胸的力量像蛆一樣將身體往上擠。雖然這兩個動作連帶都會引發劇痛,前者是往常又悶又熱的痛,後者是傷口撕裂的痛,但雖然好痛但是又好爽(喂),我也真的超犯賤有事沒事就扭一下,無聊就在那邊凹來折去,因為不這樣舒展我受不了啊啊啊啊。

 

第三天(4/16)(四)

 

疼痛隨著一天一天的降低了,不過我的心情也一天比一天低落,因為實在無聊到抓狂!!!不過這天住在苗栗的叔叔、叔母也跑來看我,知道我喜歡ACG還特地偷了表弟的《爆漫王》拿給我看,剩下就是每天護士姊姊偶爾近來換點滴來會趁機寒暄幾句,或是朱醫師固定會來探望並小聊一下。

 

因為現在身體還不能起身坐著,不是盯著電視看就是被電視看,因此我深刻體驗到失能者的可怕狀態。所以這段期間除了發呆睡覺就是每天祈禱時間快點像我挫賽一樣挫光光(沒水準),還有就是不厭其煩的問老爸老媽「現在幾點?」「下午了嗎?」「晚上了嗎?」。除此之外,這幾天到了晚上真的很難入睡,夜深人靜真的會讓人變敏感,雖然傷口的痛已經沒有當初嚴重了,偶爾拉到也可以忍受。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從小側睡慣了,正睡很難睡著,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在我旁邊睡的老爸天每晚都打呼!!(靠)

 

第四天(4/17)(五)

 

每天例行的朱醫師和護士小姐之後依舊是無聊的一天,不過托電動病床的福,我有趁著爸媽去吃飯時自己拉著欄杆偷偷起身坐著一下,雖然不可避免的伴隨著疼痛感而有點辛苦,不過還是成功了!嘿嘿嘿!(爽屁?)

 

另外,這天還發生了一件小嚴重的事,下午時我竟然開始發寒發燒,我自己是沒啥想法,只是覺得怎麼特衰竟遇到這種鳥事。但老媽開始歇斯底里,開始念都是我怕熱怕流汗不想多蓋幾條棉被,我老樣子跟她辯說我又不像她一樣有冷氣病,而且病房的溫度真的比外面悶多了。總之,老媽不意外的不先叫護士小姐來量體溫尋求實際辦法,竟直接打電話給人在台北的朱醫師問我好像發燒了,我只聽到朱醫生在電話中問老媽我發燒到幾度,老媽回答說不知道哩!(我翻了一下白眼)。老爸開始念我媽應該是叫護士來量體溫。總之,朱醫師也安慰老媽說應該是沒什麼大礙,在他們持續交談時護士姊姊就來了。測量結果我的體溫是37度半,雖然沒燒得很厲害,但卻也找不到原因。本來以為可能是尿道發炎,但驗了尿倒也正常。因此懷疑是不是點滴的關係,護士姊姊因此就把我的點滴從左手換至右手打,並多加了幾劑消炎藥。

 

覺醒來後已經傍晚了,護士姊姊又來量我的體溫,很順利地,我的燒已經退了。另外,這時PCA也已經被我按完了,護士姊姊也順道把它撤走了。之前看病友分享說拿掉之後會傷口痛到失眠。的確,拿掉PCA之後我的傷口痛處變敏感了,之前的扭來扭去的痛處有加重一些,但依然是可以忍受的範疇。只不過今天老爸打呼的特別大聲,連帶老媽也被吵得睡不著,我的耳塞忘在家沒帶來醫院,所以在PCA拿掉的今天,我和老媽又大眼瞪小眼的失眠了!!!

 

第五天(4/18)(六)  

 

一樣是早起揉著黑眼圈望著天花板,不過我還是懶得為他們取名字,覺得那樣好蠢(喂)。

 

今天由於是例假日,親戚們都浩浩傷傷的從雲林衝過來了,一時之間病房裡滿滿都是人,好不熱鬧。很巧的,親戚剛到沒多久護理人員就來幫我拆繃帶了,爸媽很驚訝的說整個胸部都變了,不但背挺了,凹陷和凸腹也不見了。我只能聽到他們七嘴八舌的討論,因為自己不能彎腰也沒有鏡子,所以我其實是看不到也沒啥感覺的。此外,下午老媽也趁機幫我拿熱毛巾擦擦背,真的紓緩了這幾天死躺著不能翻身的酸痛了。

 

另外,看我已經好多天沒洗澡了,但我目前尿管還沒拔,也不能到浴室擦澡,所以老媽就請了洗頭阿姨幫我洗了頭,阿姨真的很厲害,以前都不知道病人是這樣洗頭的,今天讓我見識到了XDD

 

今天還發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我竟然咳嗽了!果然真的是胸部痛到暴炸,朱醫師也說如果這時候感冒真的就完蛋了,也交代開個幾粒咳嗽藥給我。不過我覺得我媽咳得比較厲害,這藥應該先給她吃,然後叫她不要靠近我咳才是(眼神死)

 

PS.避免打噴嚏的小技巧,可以在有還沒哈秋之前,就是鼻頭很癢的時候,趕緊用手用力的左右搓揉嘴唇上人中的部分,據我的經驗百分之90應該都可避免之。

 

第六天(4/19)(日)

 

今天一樣是很抓狂超無聊的一天,不過今天的大事就是終於把尿管拔掉了,因為我老愛扭來扭去導致它常常會堵住,搞得我膀胱很不舒服。但老實話其實尿管早就可以拔了,因為我懶病發作懶得下床(喂)。總之,今天也趁著尿管拔了,我也就走下床了,雖然身體有些僵硬,但比我想像中的感覺好多了,因為終於可以活動一下雙腳。

 

下床第一件事就開始趴趴走,到外面散散步外,我也跑去開刀完後第一次的大便(好險沒便秘),但沒想到拉完我竟然沒辦法擦屁股囧!既然如此,我也索性瞞著老媽來洗一下手腳了,因為右手還有點滴,所以就勉強用左手倒沐浴乳,擦擦身子之際也拿著蓮蓬頭把半身沖一沖。而且雖然單手換褲子有點麻煩,但好在沒滑倒,一切還算順利。

 

此外,今天朱醫師竟然出現了?!(他的門診時間是明天),老媽也趁機詢問他之前為什麼會發燒的原因。他看了看我的左手,發現注過點滴的血管整個清晰可見,指出這是靜脈注射導致的硬化發炎症狀,乃是點滴注射太久所造成的,不是什麼很嚴重的症狀,護士姊姊也在那時候當機立斷的將我的點滴換手打了。

 

第七天(4/20)(一)

 

今天是住院一個禮拜了,其實疼痛已經好很多了,大概只有起身的時候會產生撕裂痛,其他就是雙手活動時偶爾的小陣痛了。不過既然沒尿管我也就省事很多了,因為終於可以自己洗澡了(建議採用淋浴方式,注意固定蓮蓬頭和適度的半蹲),這時也看到鏡子中自己的胸部,的確是跟以前差很多,真的很感謝朱醫師的妙手。洗完澡後,我也拿起筆電開始看影片打發時間,還有開刀日記上篇的草稿其實也就是這天完成的。

 

另外這天中午最值得歡呼的事,護士姊姊來把我最後的束縛點滴撤走了。我也就開始到處趴趴走,跑到1樓小7去買買飲料,品嚐一下新出的「巡十二茶」。回來不久就遇到朱醫師一樣來探望我,看我屈著腳在病床上的姿勢,他笑著說能這樣應該可以出院了。但由於我之前有發燒的事情發生,所以還是得觀察一下,不過明天出院應該是沒問題了。

 

第八天(4/21)(二)

 

今天解脫了,我終於可以離開這無聊的鬼地方了!(灑花)

 

早上朱醫師也跟我們握手道別,叮嚀一下術後的注意事項,並確定下次回診的時間。總之,這幾天來一切都很順利,雖然離復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我真的十分感謝朱醫師、護理師、麻醉師等,每天輪班辛苦的護士姐姐淑君、宛螢等等,還有洗頭、清潔阿姨等等(抱歉我沒記住所有人的名字),當然,也要感謝這幾天照顧我的辛苦爸媽!還有提提供各種撇步的前輩們。

 

 

END

0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