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蕃茄的漏斗胸開刀日記(上)

 

ap_F23_20090831030252627 

漏斗胸這個意外的名詞其實是幾年前才被容納在我的認知下,之前它在我生命的代稱一直是駝背、凸腹與畸形。回想起來,從發現到這樣的症狀到可以開刀,這段歷程可說是大起大落、曲折離奇>總之,基於推廣與回饋,也在此分享我的開刀經驗來共襄盛舉。文章分成上集的開刀前與下集的手術日記,也請各位忍受一下我的廢話連篇。

 

圖片來自漏斗胸/凹胸之友會

 

 

從小到大印象最深的就是一路被老媽、親戚、師長念駝背,很醜難看丟臉沒出息什麼話都被嫌過了,但我的背始終就是挺不起來,挺久了就很酸。另外還記得在國小時自己的肚子有著奇異的凸出,但身形始終瘦小,不過那時還小所以也就不以為意。國、高中時,身材依舊清瘦,原本就很差的體能還是沒有任何進展,肢障一個依然什麼運動都很糟,因此體育課依然是我頗不喜歡的課程。然而,駝背、凸腹與凹胸的症狀卻越來越明顯了。當然游泳課時也有被人問起,我也就很不喜歡讓人看我的身體,硬是比別人多短一節的自卑油然升起。

 

 印象最深的是在大學時,藝術解剖學需要拍攝真人胸型當做範本,因此每個人都會尋找適合的同學當模特兒,一位小有認識的學姊,因為在班上找不到適合的身型,認為我的身材很適合當塑模範本,一直求我能不能幫忙給她拍攝上半身的範本照片。想當然,我是抵死不從,也不敢跟她說其實我衣服下的胸部是畸形的,根本不能當做作品的範本。

 

有一段時間,我想試著吃胖來掩飾這樣詭異的胸型,但自己腸胃本來就不怎麼好,大魚大肉的結果不但狂拉肚子,體重更適得其反,慘不忍睹。另一方面,也有幸遇到同學邀約的機緣,我跑到運動中心去上課,想說能不能讓自己有肉一點,至少看看讓不能讓胸口看起來沒那麼凹陷,甚至去買了乳清蛋白。可惜,過了半年、一年、二年,沒有長肉狂拉肚子就算了,胸部依然是一樣的凹陷。因故,運動中心的老師也直接建議我去找醫生諮詢看看,不過我後來因為大學課業實在太忙,看醫生這件事卻被我懸擱不了了之了。

 

 過了一段時間,只是沒來由的在圖書館看書,突然心血來潮打了凹胸、雞胸、駝背等關鍵字。為此,我發現了這個奇異的名詞「漏斗胸」,它和這困擾我已久的症狀有高度的契合。雖然在我告訴了老媽後,她只是悻悻然的地認為都是我駝背太嚴重所以才會凹胸,壓根不相信有漏斗胸這東西,說我一定是在網路上又亂看什麼騙人的東西。但禁不起我的要求,她還是帶我去看了雲林絲口不小醫院的「骨科」醫生。看診時,骨科醫生拉開我的衣服看了看道「這的確是輕微的漏斗胸,是天生的,應該是什麼影響,多運動多吃一點就好了」,之後的焦點就開始放在我的脊椎側彎的問題。話鋒一轉我媽又開始跟醫生抬槓,我也就乖乖的走人了,雖然不知道為啥讓我有種被呼隴的感覺……

 

 又是個無聊的下午,或許是找尋某種可能,我又直接的打上「漏斗胸」這三個字,這次找上了朱醫生的部落格,我終於發現這竟然是「胸腔外科」的範圍。當然我又開始嚷著要去胸腔外科看看,不過這回老媽很生氣的說「醫生說沒關係就是沒關係,誰叫你不運動,而且又一天到晚都駝背才會這樣,活該死好!」,聽了這段話我當然不高興,我說給其他醫生看看也不會怎樣吧?但老媽卻又斥責了我一頓,免談就是免談。事到如今,我想也只能靠自己自立救濟了,但研究所大考又告急,我實在是有點分身乏術。於是,我想到了朱醫師的部落格,便自己突發奇想地拍胸型照至網誌詢問朱醫師。朱醫生的回應速度很快,只看了我上傳到照片就指出這是漏斗胸,而且還說這是廣泛不規則的B2型,不過可能需要現場精密檢查才能進一步詳細。經過幾次對話之後,朱醫師果然如傳聞般的那樣親切,自己心裡便打算等大考告一段落後自己北上去做完整的檢查。

 

這段期間,我甚至把朱醫師部落格上的文章印下來拿給老媽看,她起先很反彈,一直認為這些什麼鬼文章都是騙人的行銷把戲。但我也直接說要阻止我不管除非做了精密檢查說服我才行,他們雖不願意但也拿我沒輒。誰知道,過了一陣子,某天老媽突然轉了性十萬火急的把我叫回家,說她給我掛了絲口不小醫院(雲林真的是沒醫院了嗎?看來看去幾乎都是這間)的胸腔外科叫我立刻去看,整個莫名其妙的我回說答她說不是已經決定寒假北上到苗栗看了嗎?幹麼又看一次?她說先去看這個也無妨。

 

 這次是爸爸帶我到醫院,這位醫生也一樣只拉開我衣服看了看,說這的確是漏斗胸,看起來應該是輕微到中度的程度,手術可開可不開都可以,多運動吃胖一點應該就看不出來了。爸爸補問了一句這跟我從小駝背有關係嗎?多做服地珽身會不會好?而醫生給的答案也不意外,這些話我找到都快會背了(嘖)。事實上,我當然是傾向開刀,但父母親聽了醫生的話,雖然終於承認我有漏斗胸,但卻不覺得我需要開刀,他們認為這樣的刀就像醫生說的可有可無,覺得既然身體就都已經長成這樣了,那何必要花錢多受皮肉痛,更何況這聽起來也不是什麼小手術。聽了這一席話,我當然是滿腹氣惱,這種理由怎可能說服的了我,但我費盡唇舌說這手術致死率不高,而且已經讓我產生自卑心理了,何況如果不開也不知道之後會怎麼樣?但他們依舊以同樣的理由拒絕。最後我只好把希望寄望在最後的朱醫師身上了。大考結束後,父母因為已經決定不給我開了,對於我為何還要再去苗栗看一次很不以為然,我當然是據理力爭說我本來就預定給朱醫生看的,是你們自己半途又拖我去別的地方看,而且理由沒辦法說服我為何不開。為此,父母終於還是熬不過而答應了吵鬧不休的我。

 

 門診當天,我們風塵僕僕的一早就到了苗栗為恭醫院,朱醫師的確的就如同傳聞那樣親切,而且沒想到過了快半年,他還記得我這個自拍給他看的怪咖。視診完後,他馬上安排了胸部X光、心臟超音波、斷層掃描、肺功能障礙測驗。且在知道我們從雲林遠道而來後,朱醫師更親自打電話要求檢驗部盡量當天就給我們看到報告。很順利地,報告結果在下午出爐了,朱醫師說我有一些漏斗胸常見的併發症,如心臟瓣膜閉鎖不全、脊柱側彎等問題,而且是中度的廣泛型不對稱凹陷。症狀為右胸凹陷較嚴重,大約有半個拳頭深。左胸雖然較不嚴重,但也已經有壓迫到心肺了,建議是最好開刀。之後朱醫師也給我們看了類似的病例檔案,甚至開啟了手術實況的影片,不過老媽卻嚇得驚叫連連。臨走前朱醫師補充說這並不是小手術,所以也給了我們一段時間的詳細考慮,最後老媽跟他滴咕了一些漏斗胸病史、開刀情況、手術詳細之後我們就打道回府了。

 

 回程的途中一片的寂靜,我沒在車上談這個話題。本來以為他們已經都默許了,沒想到到了家在詢問的結果竟是鐵了心的不准。這次的理由更令我火冒三丈:老媽覺得我的身體都已經長成這樣了,骨骼也硬化定型了,反正我已經駝背習慣了,就繼續下去吧,不開說不定也不會怎樣。老爸認為並不是錢的問題,他認為自信心是要建立的,如果一個人的自信只建立在這種無聊的小地方,那這人也太懦弱了。而且這手術並不小,風險也不是沒有。聽了這些話後我真的氣炸了,念我又瘦又駝背難看丟臉的是你們,現在好不容易有可以解決的手術,現在又整個當做沒這回事,竟然就為了自己的擔心不管當初一手促成的爛攤子(?)。之前絲口不小的醫師說如果有自信心低落的問題建議可以開,朱醫師也指出這也關係到我的心肺功能。老實說痛不痛我根本無所謂,我就只是想開刀解決這個病灶,而且這刀明明是越早開越好,但老爸老媽反而更不想讓我開。這次我真的是大吵大鬧,連妹妹也跑來幫我說話,但母親也不甘勢弱的烙下狠話「你明知道我有心臟病,你一直想一直說是真的想讓我氣死煩死對不對,你就是存心想讓我死是不是啊?!以後不准在提了!」。

 

 想當然耳,這個話題從此在家中就變成禁忌,但我就是愛在日常對話中硬是轉到這個話題上,因此屢屢遭白眼和辱罵,不過我也不以為意。因為我這人什麼都不好,但死纏爛打的功力還算不差。過了幾個禮拜,就在我苦思不出有什麼新招的時候,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在一次回老家探望奶奶的時候,不知怎地漏斗胸的事情被她知道了,在她詢問並看了我的症狀之後。驚訝她小時候照顧我竟然沒發現,隨即開始數落老爸老媽,念說為什麼好好的一個孩子怎麼照顧成這樣都不知道?!經過了奶奶在家中的權威性,再加上外婆、阿姨、叔叔們的勸說,之後彷彿滾雪球似的,一堆親戚好友都跑來相勸。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有拜有保佑,爸媽終於勉為其難的答應我開刀了(雖然我一直覺得我被他們兩陰了),真是可賀,可喜可賀啊!

 

 

END

0 留言:

張貼留言